20 億人都在吃,蟲子可能會比壽司更流行 | 近未來 ?

近未來

9 小時前

兩年前通過細胞培養的人造肉還是造價高達 3.7 萬的實驗室產品,但如今人造肉已經走上餐桌,正在成為主流的食材之一。

過去一年里,漢堡王、肯德基、麥當勞等餐飲巨頭都相繼將人造肉引入到餐廳里,肯德基的人造肉炸雞更是上架 5 小時就售罄。

至于「人造肉第一股」Beyond Meat 的股價更是一路高漲,上市不到半年漲幅就超過 500%,李嘉誠投資的人造肉公司 Impossible Foods ,最新一輪融資金額高達 3 億美元。

盡管還不是人人都能接受人造肉,但至少愿意嘗試的人越來越多了。雖然至今人造肉的價格還不比一般肉類便宜,但人造肉對于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和應對糧食短缺的作用被認為是未來的趨勢。

其實具備這種作用的肉類替代物不只是人造肉,一種生產成本更低,數量龐大,且擁有高質量蛋白質和脂肪的食材其實一直就在我們身邊,那就是昆蟲。

人類食用昆蟲史:20 億人在吃昆蟲,但讓人接受昆蟲美食很難

雖然《蟲蟲特工隊》里的昆蟲都挺可愛,但現實中不少人都對昆蟲都挺反感,蠕動的毛毛蟲,突然飛到面前的蟑螂,昆蟲往往讓人感到惡心,更別說將它們放入口中了。

▲ 圖片來自:香港 01

然而在人類的歷史上,食用昆蟲并不是什么新鮮事。中國關于食用昆蟲最早的文字記載可以追溯到三千多年前,在《周禮·天官》中,就介紹了采集螞蟻加工而成的蟻卵醬,還是專供宮廷祭祀和宴享之用的。

墨西哥是另一個食蟲古國,據不完全統計,墨西哥共有 95 種可食用的昆蟲,是擁有世界上最多可食用昆蟲種類的國家,昆蟲烹飪在墨西哥是很多農村家庭的家常菜。

▲ 墨西哥風味的「昆蟲塔可」. 圖片來自:中時電子報

非洲人民則愛吃毛毛蟲,中非共和國每年要吃掉約 8000 噸的毛毛蟲,首都班吉平均每人每年消費 3.5 kg 的毛毛蟲,像白蟻這樣的害蟲在這里也是受歡迎的美食,做法包括油炸、煙熏、蒸煮、曬干或者碾成粉末等。

▲ 圖片來自:BBC

二戰期間,由于德國國內糧食短缺,有企業就把家蠶、大螟、玉米螟等昆蟲進行化學處理, 制成罐頭, 二戰后這些企業成立了昆蟲聯合加工廠,年產量達到 8 萬噸。

據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統計,目前全世界至少有 20 億人吃昆蟲,已經確定可食用的昆蟲種類約 2000 種,而且已經有無數研究證明昆蟲的營養價值完全不輸其他肉類和植物,甚至還要更高。

曾經跟著貝爺去冒險的讀者,應該見識過這些「富含蛋白質的美食」。昆蟲一般都富含高質量蛋白質、維生素和人體所必需的氨基酸,所含脂肪也多為軟脂肪和不飽和脂肪酸,更容易被人體消化,其實是比肉類和蛋類更好的蛋白質來源。

▲「荒野求生」片段. 圖片來自:Los Angeles Times

昆蟲完全能滿足人類的熱量需求,大豆是動植物里除豬肉外熱卡值最高的其實一種,但至少有一半的可食用昆蟲的熱卡值高于大豆。

根據發表在學術期刊 Frontiers In Nutrition 上的一項研究,碾碎的蚱蜢、蠶和蟋蟀的抗氧化濃度是鮮橙汁的 5 倍,而且這些昆蟲體內的抗氧化劑可以對抗身體中有害的自由基。

可實際上至今幾乎沒有多少人將昆蟲當成主要的食物來源,讓消費者心理上接受是最難邁過的一道坎,正如賓夕法尼亞大學心理學家所說的

令人惡心的食物因其本身而遭人厭惡。這并不是因為昆蟲味道不好,而是想到蟲子便讓人們心煩意亂。

但就像那個給不穿鞋的非洲人賣鞋的故事,不少創業公司看上了可食用昆蟲這個目前還未被挖掘的市場,開始用技術讓人們接受昆蟲這種食物。

蠶蛹薯片、蟲肉漢堡、蟑螂奶……這些公司想用科技來改變我們的飲食習慣

薯片是很多人愛吃的零食,但你可能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薯片吃起來不再那么像薯片,烤肉味、番茄味、芥末味、甚至還有麻辣香鍋味……一個薯片品牌的口味就可能多達上百種。

▲圖片來自:華新

這得益于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氣相色譜-質譜聯用儀的出現,這臺儀器讓化學家可以鑒別出食物中的上千種揮發性化學物質,并將這種技術用于食品加工產業,讓薯片等加工食品可以調制出各種各樣的口味。

同樣的,要讓昆蟲作為食物被大眾接受,僅靠宣傳食用昆蟲的益處是遠遠不夠的,還需要用技術改變昆蟲食品的形態和口味。

由于大多數人都還不能接受吃下整只的昆蟲,因此目前進入市場的昆蟲食物都是以包裝零食為主,這些零食主要將蟋蟀、蠶蛹等昆蟲加工成「昆蟲粉」,再制作成薯片等零食。

去年一家叫做 Bugsolutely 的昆蟲食品公司在中國推出了號稱是「世界首款蠶蛹粉零食」的薯片「好饞(Bella Pupa)」,蠶蛹粉含量為 20%,有瘋狂四川麻辣和原味兩種口味。

這也是中國第一款獲得許可的可食用昆蟲包裝食品,據 Bugsolutely 創始人 Massimo Reverberi 介紹,制作薯片的工藝和以往沒有什么區別,這個產品的技術重點在于蠶蛹面粉的研發,因為需要嘗試不同成分的面粉和不同的口味,找到合適的方式來處理。

▲ 圖片來自:Phys.org

在蠶蛹食品之前, Bugsolutely 還推出過蟋蟀意面,以人工養殖的蟋蟀制成的蟋蟀面粉為主要原材料之一,類似的昆蟲包裝食品還有不少,但在整個市場的占比仍然不多。

當然昆蟲食品中也有網紅食品,那就是宜家創新實驗室 Space10 推出的「蟲肉漢堡」。這個漢堡的肉餅含有 50 克粉蟲——幼蟲形態的黑色甲蟲,據悉宜家通過技術手段取出了粉蟲中難吃的部分,還在博客中表示:

只要你嘗上一口蟲肉漢堡,一定會停不下來。

▲? 圖片來自:宜家

而富含蛋白質的昆蟲也是制作奶制品的絕佳原料,國外就出現了一種「蟑螂奶」,由太平洋甲蟲蟑螂體內的一種富含蛋白質的分必物制成,印度專家 boff 表示,「蟑螂奶」除了含有更多的蛋白質,熱量也是一般牛奶的 3 倍,且膽固醇含量要更低。

不過從蟑螂體內提取分泌物要比奶牛擠奶要難得多,研究人員需要剖開雌性蟑螂的腹部,取出胚胎和內臟,再用移液管抽出結晶狀的分泌物,難以量產。

目前印度科學家正在開發一種能量產這種晶狀分泌物的酵母,除了能大規模生產,還能將其用于制作面包和啤酒等食物。

既然如此,為什么不索性像人造肉一樣在實驗室培育需要的昆蟲部位呢。?事實上已經有機構在研究了,而且人造昆蟲肉可能比人造豬肉、人造牛肉更容易實現。

目前的人造肉主要分為兩種,一種是以植物蛋白合成的素肉,另一種則是通過動物細胞培育的人造肉,后者的口感更接近真肉,但是生產難度也更大。

因為培育這種人造肉,離不開動物血清的培養基,這種血清十分昂貴,生產一磅牛肉的血清成本就要 75 美元,而且還要在合適的溫度和氧含量環境下進行培育。

▲ 培養人造肉的培養皿

培育昆蟲肉細胞卻容易很多,由于代謝系統更加簡單,不需要使用這么昂貴的血清就能培育,對葡萄糖等營養物質的需求也較少,對于培養環境的溫度、鹽度、PH 值也沒那么敏感,因此生產成本也低得多,價格也不會像現在的人造肉那么高。

不過至今沒有什么人造肉公司打算將人造昆蟲肉推出市場,因為可食用昆蟲肉推出市場的制約因素,不僅僅是人們的接受程度。

食用昆蟲,會成為像人造肉一樣的食物潮流嗎?

雖然從幾千年開始就有吃昆蟲,但很多國家的法律都不把昆蟲列為像雞鴨牛羊一樣的食物,有的國家甚至都不允許用昆蟲作為動物飼料,如果要進入食品市場則要面臨更嚴格的監管。

不過從可持續發展的角度來看,食用昆蟲卻是能未來養活更多地球人的最佳選擇之一。要得到等量可食用蛋白,與牛相比昆蟲養殖只需要千分之一的水和十分之一的飼料。

此外昆蟲還可以在食物殘渣和動物糞便這樣的廢物上養殖,雖然聽上去有點惡心,但卻能在更高效地產出蛋白質的同時,減少并循環廢物。

愛范兒此前曾介紹過,目前全球 60% 的糧食作物要用來養殖牲畜,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給出的數據顯示,最少有 23% 的溫室氣體來自肉,而牛的屁就占了全球甲烷排放的 41%。

更重要的是,根據聯合國的估算,到 2050 地球人口將突破 90 億,糧食產量只要提高 70% 才能養活地球上的人,不過依照目前重肉的飲食方式,到 2050 年就只能養活 30-40 億人,而重植物的飲食方式則可以養活 95-100 億人。

讓大部分人轉向素食顯然不現實,因此人造肉就成了一種被寄予厚望的肉類替代品,但目前人造肉的產能有限,價格也不夠親民,如果可食用昆蟲能被大眾接受,對于應對人類迫在眉睫的挑戰能發揮不少作用。

▲ 圖片來自:Inhabitat

根據 Global Market Insights 的報告,食用昆蟲市場到 2023 年可達 5.22 億美元,這比起現市場規模已經達到 120 億美元的人造肉市場只是九牛一毛,但一些昆蟲食品創業者卻十分樂觀,他們不厭其煩地講述壽司的故事

西方用了半個世紀接納了壽司這種外來食物,說服消費者接受更有益處的昆蟲或許不需要這么久。

看完這篇文章的你,會不會考慮嘗一嘗富含蛋白質的昆蟲呢?

參考資料:《可食用昆蟲資源的利用歷史、現狀及展望

登錄,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

評論在審核通過后將對所有人可見

正在加載中
2002年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