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三年,墨跡天氣上市被否,也沒找到轉型的出路

公司

6 小時前

在創業板排隊苦等三年后,墨跡天氣的 IPO?申請還是沒能通過證監會昨天的會審。雖然因為產品本身和股東們的名氣,墨跡天氣的 IPO 進程一直備受關注,但從 2016 年首次遞交招股書起,業界也不乏看空的聲音,這次上會被否,應該說是意料之內,情理之中的事。

墨跡天氣成立于 2010 年,查詢天氣的剛需加上穿衣助手等創新的功能以及預裝的帶動,墨跡天氣吃到了移動互聯網爆發階段的流量紅利,2016 年的招股書顯示其裝機量已達到 4.7 億,日活超過 3500 萬,早期入場建立的龐大用戶基礎和高速增長讓墨跡天氣受到資本的青睞,主要股東名單中包括了阿里創投、險峰創投、上海盛資、創新工場等知名投資機構。

墨跡天氣的商業模式非常簡單,收入來源主要是廣告業務,從 2014 年到 2017 年 1-9 月,其廣告信息服務收入占比一直在 94% 以上,2015 年起更是超過了 98%。但商業模式清晰易懂,不代表這是一門好生意,墨跡天氣的硬傷同樣明顯,借用很多分析文章的評價就是「天氣是剛需,但墨跡天氣不是」。

使用時長和用戶粘性是工具類應用的硬傷,更何況是天氣這種只要看一眼即可獲取的信息,加上如今智能手機系統自帶的天氣應用也能滿足大多數人的需求,墨跡天氣可以說毫無「護城河」。

墨跡天氣不是沒有意識到問題,和所有遭遇發展瓶頸的工具類應用一樣,墨跡天氣的轉型也是選擇做加法:社交、資訊、打車、購物、電影……怎么臃腫怎么來,結果可想而知,用戶體驗越來越差,自然是用腳投票。

線上不好做,墨跡天氣也探索過硬件業務,2015 年發布了一款名為「空氣果」的智能硬件,但尷尬的是,定價高達 999 元的空氣果,卻只能檢測空氣質量,并無空氣凈化功能,略顯雞肋。從后續的發展來看,墨跡天氣對硬件業務也有放棄治療之態,2014、2015、2016?年和 2017 年 1-9 月其硬件銷售收入分別只有 222.38 萬、224.18 萬、188.13 萬和 204.06 萬,占當期主營業務收入比例為 4.97%、1.77%、0.89% 和 0.91%,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C 端增長見頂,墨跡天氣將目光投向了企業級服務,為餓了么和美團外賣等外賣平臺制定以短時預測為主的天氣方案,平臺可根據天氣的變化調整配送賠付策略、調度運力。墨跡天氣聲稱已經拿下國內各大外賣平臺的訂單,不過招股書披露的經營狀況只更新至 2017 年,B 端業務營收狀況如何外界暫時得不而知。

而此次墨跡天氣計劃募集 3.4 億元資金中,竟有 2.2 億將用于墨跡天氣 app 系統升級項目,只有 6650 萬用于研發,表明公司的重心仍放在 C 端,但也讓人好奇是怎樣的系統升級需要耗費絕大部分 IPO 募集到的資金。更何況墨跡天氣似乎并不缺少現金流,招股書中被詬病最多的信息之一便是公司連續幾年將融資而來的資金用于理財獲取收益,這被視為管理層對公司沒有明確發展規劃的做法,也被質疑上市實為割韭菜。

▲ 圖片來自:新浪

墨跡天氣屢屢受挫的轉型歷程,或許也可以在美圖公司身上找到參照。美圖以修圖軟件起家,后進軍手機業務,并成功在香港上市,但以美顏著稱的美圖手機卻難言成功,貢獻了大部分營收的同時也帶來巨額虧損,于是美圖在去年把手機業務交給了小米,將重心轉回美圖秀秀,宣布向社交轉型,但至少到目前為止,不管是有了社區的美圖秀秀,還是主打短視頻的美拍,在影像社交領域都無法和抖音、快手等頭部應用抗衡,從不到 2 港元的股價也很能說明美圖的困境,要知道美圖上市初期,其股價最高曾達到 23 港元。

硬件、社交、電商、廣告……工具類的應用轉型過程中大概都免不了進行「廣撒網式」的嘗試,只是最終能找到正確方向的寥寥無幾,美圖尚未走出魔咒,留給墨跡天氣的時間似乎也不多了。

登錄,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

評論在審核通過后將對所有人可見

正在加載中
2002年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