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糖稅」下,挪威人均糖分攝入量降到 44 年來最低

商業

2019-11-21 17:41

眼看著患糖尿病的人數逐年飆升,近年來,越來越多國家開始嘗試推出「糖稅」,意圖減少國民的糖分攝入量。

而在已經實施糖稅快要一百年的挪威,人均年糖分攝入量于 2018 年已經降到了 44 年來最低。挪威衛生局報告指出,挪威的人均年糖分攝入量今年已經從 2000 年的 43kg 降低到 2018 年的 24kg。

我們雖然還沒將人均攝入量降到推薦量,但卻已經達成了我們原計劃于 2021 年實現的減糖目標。

挪威公共衛生司司長 Linda Granlund 在采訪中說道。

▲ 圖片來自 The Ladder

不過,挪威最開始于 1922 年設立糖稅并不是出于國民健康考慮,而是純粹為了提高政府收入。在 2018 年 1 月,挪威政府甚至將針對糖果和巧克力的稅收提高了 83%,增至 36.92 克朗/每公斤(約人民幣 27 元/公斤);而針對含糖飲品的征稅也提高了 42% 至 4.75 克朗/升(約人民幣 3.5 元/升)。

在新政策下,挪威人民對含糖飲品的消耗從去年開始快速下跌至人均 47 升/每年,歷史上最高值的時期在 90 年代后期,人均含糖飲品消耗量達 93 升/年。

作為參考,我們可看一下其它國家的征稅情況。

英國對含糖飲品的征稅為 18-24 便士/升(約人民幣 1.6-2.1 元);墨西哥則為 1 墨西哥比索/升(約人民幣 0.35 元);而丹麥在 2013 年取消糖稅前,征收 1.64 克朗/升(約人民幣 1.72 元/升)。

▲ 圖片來自 Beverage Daily

相比之下,挪威征稅力度還是挺大的。糖稅增加后,挪威的汽水銷售一下子就跌了 11%??上攵?,挪威的食品和飲品商都對此意見非常大,認為這只會進一步增加跨境買甜食的人。

是的,因為糖稅太重,多年來,挪威人很愛跑到隔壁的瑞典買甜食。最新的報告也說明了,數據并不包含跨境買來的甜食和飲品的數據。

據說,瑞典在兩國邊界附近設立了大商店,囤滿了糖果汽水等含糖食品,等著出國買甜食的挪威人。

▲ 花了三小時去瑞典買甜食的挪威人,圖片來自 Sveriges Radio

上面提及到的丹麥,也曾經設有糖稅和「脂肪稅」。后來,政府發現大家也是跑到瑞典和德國買低稅的含糖含脂食品,政策沒有起到改善身體素質的作用,而且還讓國內商業收入受損,最終取消了糖稅和脂肪稅。

不過,雖然挪威人也喜歡到瑞典買跨境甜食,但挪威政府認為糖稅的確有一定的提高健康作用。在挪威,兒童超重的比例是 1/6,而英國的數字則為 1/3。與此同時,在政府的鼓勵下,挪威的食品制造商從 2013 年起也開始自愿拒絕對 13 歲以下的孩子宣傳高糖食品。

世界衛生組織同樣呼吁各國政府限制不健康食品的市場營銷,考慮對含糖飲料額外征稅,認為這有助于減緩兒童肥胖問題。

與此同時,也有不少人出于社會公平問題反對糖稅。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人類學講師 Sarah Fessenden 認為,對含糖食品征稅是典型的「懲罰受害者」的行為。

Fessenden 指出,富含糖分的加工食品價格較低,他們的消費者大多是收入較低的人,在這個基礎上征稅只會加重他們的負擔。政府應該做的,應該是為大眾提供大家都消費得起的新鮮蔬果等食物。

題圖來自 Epicurious

影響 2010s 年代的十大消費電子產品
登錄,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

評論在審核通過后將對所有人可見

正在加載中
2002年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