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進度條永遠卡在 99%?

軟件

01-12 12:00

作為一名新間諜,他很可能會死在今晚。

機密處萬籟俱寂,防守嚴格,他一路破解密碼,悄聲潛入,沒料到 U 盤一插電腦,警報就開始厲聲鳴叫,門外死神般的腳步紛至沓來,踩得他渾身汗如雨下。

決定組織存亡的數據正飛速傳輸,慶幸的是,不到 10 秒,進度條就到了 99%。

他的嘴角肆意上揚:電影里每個帥氣如他的男主角,總是在 99% 的危急一刻成功拷貝資料瀟灑脫身。

然而現實是,60 秒過去了,進度條還在 99%。

一陣槍聲響徹大廈。他千算萬算,沒算到被進度條騙到了死路上。

▲ 上述三圖來自:《I Spy》

為什么進度條總是卡在 99%?

你可能不是間諜,但肯定也焦急地經歷過進度條里這距離最遠的 1%。

而它似乎總會卡在 99% 的原因就是:大多數進度條都是假的。

故事還要從 1896 年講起。

那一年,波蘭經濟學家 Karol Adamiecki 制作了一種名叫 harmonogram(時間表)的圖表,提出了早期的進度條概念。同時,這種方法 1910-1915 年也由 Henry Gantt 在西方普及,并被稱之為 「甘特圖」,后來電腦誕生后才慢慢用于計算領域。

▲ Karol Adamiecki. 圖片來自:Historicprojects

第一個圖形進度條出現在 Mitchell Model?1979 年的博士學位論文中,他指出,進度條能「在復雜的計算環境中監視系統行為」。

這時候,進度條就成了人們與計算機運作聯系起來的橋梁。

但事實上,沒人能做出預測 100% 真實的進度條。因為程序員也不知道系統什么時候能完成操作。

所以每個人都會面臨卡在 99% 的情況,只是進度條為什么卡在 99%,原因卻各不一樣。

它有時候快,有時候慢。

對于一些可定量的項目,進度條基本可以和實際相符,但不同的硬件資源和后臺程序都會相互占據資源,計算機很難恒定分配運行,當你影片下載到 99% 時又打開了大型游戲,或者哪個小任務卡住了,就到了艱難的「1% 時刻」。

其實這種 1% 隨時都在發生,但我們只對最后的 1% 印象深刻。

它有時候前面很快,后面很慢。

就像 U 盤復制文件,系統會根據文件數量和傳輸速度算好大概時間,但并不是每個百分比都執行相同的工作,因為每個文件大小都不一樣,而最后 1% 可能因為還要驗證文件、全盤掃描、整理數據等等,所以耗時也最久。

它也可能一直不快不慢,因為它整條都是假的。

就像升級系統時,虛假的進度條一直在勻速往前走,有時在 40% 時突然就跳到了 100%,有時到了 99% 還沒完成工作,就只好一直不動了。

這種勻速的假象只是為了告訴你:我還在工作,請不要叉我。

▲ 示意圖

雖然卡在 99% 的等待并不讓人愉快,但也不得不承認,沒有 0% 到 99%,我們的情緒會更焦躁,因為不知道盡頭在哪里。

這就是進度條的厲害之處——讓你心甘情愿地等待。

一支理想的安慰劑

所以,進度條能不能準確顯示百分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個進度條擺在那里。

1985 年,卡內基梅隆大學人機交互研究所教授 Brad Myers 還是一位研究生,當時他就在論文里提出了這個觀點。

只要看到進度條,人們就會感覺好點,它能讓人放松,讓人在等待時間去干點別的——去花 5 分鐘發個傳真,或者干些在 1985 年的辦公室會干的事。

如果我們按下鼠標,界面沒有任何反應,誰也不知道要等多久,人們都會陷入慌亂之中,并對關閉界面毫不留情。

▲ 更新軟件時的進度條 Bug

所以進度條的重要性就在于,它一存在就表示:電腦已收到指令,事件正在進行中。這讓人們對于結果有了可見的期待,并讓等待成為一件令人興奮的事。

當進度條在現代生活中被廣泛應用,并以更多樣的形式出現,它已經成了一種關于掌控的游戲,一個減緩人們焦慮的安慰劑按鈕。

洞悉人心的產品經理,就順水推舟地將大部分進度條都設計為:先快、后勻速、最后慢。

因為在經典的直線進度條里,一開始進度條總是發射很快,大家就會嘗到甜頭,之后就算它開始一點點勻速運動,也不會過于怪罪,至少進度條還在穩步前行,直到最后它卡在 99% 才醒悟起來:這終點怎么沒完沒了了?

但醒悟已經遲了,都等這么久了,最后 1% 能不忍嗎?

不過 iOS 就實在很多,直接把進度條變成了沒有百分比的「轉菊花」,誰也不知道菊花什么時候停止轉動,但至少它坦誠地告訴你:結果只有兩個,完成和未完成。

現在的進度條,也越來越懂得重視人們的感受。

嘀嘀打車除了顯示等待人數,還會顯示等待時間、已等待時間,這些進度中的多種細節,都是為了讓用戶對進度有更精確、即時的把握,以產生一切都在計劃之中的滿足感覺。

不得不承認,就算在圣誕節的凌晨 12 點叫車看到等待人數 73 位、需要等待 55 分鐘,這些量化的數字也讓人不那么焦慮了,甚至可以去旁邊的酒吧再消遣一杯寂寞的威士忌。

進度條也成了設計師們發揮創意的場地,他們會用各種小心思來轉移用戶注意力,讓人們在等待的時間里也不會覺得枯燥。

甚至還有一些預期之外的小驚喜,能讓人們忘了等待這回事。

如果沒有進度條……

想象一下,如果把你放進一個小黑屋,屋內漆黑不見五指,等不到晚上的月亮,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你會是什么感覺?

迷茫、慌亂、不安、焦灼、漫無目的……

沒有進度條也一樣。

就像開機時,不知道多久屏幕才會亮起;看電影,不知道多久才能結束;過馬路,不知道綠燈會不會跳轉紅燈;等地鐵,不知道下一趟什么時候來;去吃飯,不知道前方還有多少桌在等待……

往小了說,進度安撫人心,往大了說,進度讓生活得以繼續。

時間是永恒的,不快不慢不慌不忙,一分一秒就那么長。我們對時間的概念,決定了我們如何生活。

進度條在 20 世紀早期出現后就被稱贊為人類的重大發明,項目管理的先驅 Walter Polakov 在 1923 年寫道:

進度條指示的就是人類生活不可消減、不可更改的因素 —— 時間,它體現了人類的本性,同時又具有人情味,所以它化解了人和管理之間的矛盾,擺正了工作與生活的關系,促進了人類創造力的充分發揮。

在日復一日的生活中,關注效率和進度,進行安排和規劃,成了我們得以前進的根本。

進度條將我們與工具連接起來,讓我們對于事事物物都有了更多的安全感、計劃感、方向感,這就是它的意義所在。

現在,進度條還被挖掘出更多的優勢。

哈佛商學院企業管理副教授 Ryan Buell 發現,在餐館里讓顧客看到廚師在工作,對食物到桌時間、服務、口感的評價都更高,這和進度條的好處類似,因為它們都給人們提供了一種「運營透明度」,Ryan Buell 稱其為 「勞動幻覺」。

而互聯網公司們同樣能抓住這種效果,讓人們更好地評估其服務,同時也為人們創造更多體驗上的好感。

這時,也有人提出了一個關鍵的質問

那怎么不讓所有地方都充滿進度條?

事實上,像 Google 這樣的公司并不會降低服務速度來展示其工作,因為它們如果能一秒快速呈現結果,就不會讓人們在互聯網上多等待一刻。

也就是說,我們理想的世界,其實是沒有進度條的。

U 盤傳輸速率從 1.0、2.0 發展為 3.0,網絡通信技術從 3G、4G、5G 到探索 6G,我們希望一切能快則快、呼之即來,我們一直都在追求所有終點即刻抵達,我們無數次幻想著有一臺機器能帶我們任意馳騁在過去現在和未來。

只是我們現在依然無法戰勝時間。不過快不了的地方,至少能讓它更好。

所以,進度條來了。

影響 2010s 年代的十大消費電子產品
登錄,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

評論在審核通過后將對所有人可見

正在加載中
2002年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