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歲寫下 QQ 空間里羞恥文章的你,是今天的你嗎?

生活

01-20 18:04

沖著浪長大的數字公民們,大部分人都在不懂事的時候在貼吧、豆瓣或 QQ 空間等社交媒體上留下讓人看了羞恥到想鉆到地底的話。近年來,像《流浪地球》演員屈楚蕭歌手鄧紫棋等年輕藝人都被挖出了不少「黑歷史」。

大家也許會說,他們是公眾人物才會這樣受到這些「網絡歷史」的影響。事實上,普通年輕人的生活也開始承受這些「黑歷史」帶來的惡果,研究學者更擔心這個趨勢會讓年輕人因此被剝奪了理應去叛逆和探索的機會。

▲ 隨意寫的網絡言論,都可能跟隨一生,圖自 MIT

Kate Eichhorn 是書籍《The End of Forgetting》的作者,她在《MIT Technology Review》撰文闡述了「永不忘記」的互聯網是如何在影響著年輕人的生活。

一個中學生在自己 Twitter 上寫:「音樂會上的合唱團和他們的化妝才是現場唯二滑稽的東西?!罐D過頭,他就被校長訓話了,除了他,校長連給他點贊的 12 個同班同學也訓了頓。

被訓話還好,有很多年輕人還因為這一魯莽而失去了工作機會。

網友 @Cellla 找了一份自己不太滿意的餐廳工作,然后在 Twitter 上發文說:「呃,我明天開始做這份 XX 的工作」,結果,這推文被老板看到了,對方生氣地回復:「不,你今天不用開始上班了!我剛炒了你魷魚!祝你以后沒錢沒工作的生活一切順利!」

2018 年,Naomi 拿到了在 NASA 實習的機會,興奮至極,她在自己的 Twitter 賬戶上發文說:「大家都給我 XXX 閉嘴,我拿到了 NASA 的實習了」。沒想到,這話后來因為她朋友在回復的時候加上了 #NASA 的標簽,被官方看到了,最后決定收回這個實習機會。

▲ Naomi 當時的言論正好被著名宇航工程師 Homer Hickam 看到,Hickam 表示他只是順手提醒,沒有干涉到 NASA 的招聘問題

有網友回想:「職場是我們第一個學習怎樣真正地以禮待人的地方?!埂肝覀冞@些上了一定年紀的人真得感謝我們以前沒有 Twitter 來難堪青少年期的我們……這種情況一般嚴厲批評一下就好,沒必要提前扼殺了她的事業?!?/p>

Eichhorn 認為,這些言論看起來的確不雅,但也只是宣泄情緒的一種形式。這些年輕人只是在一個自以為「私人」,但卻實際是公共的空間中表達了這些想法。如果換了是對朋友和家人說,也許就沒事了。她認為,這些年輕人的確需要調整自我,但我們以前也曾犯過錯但也被原諒了,為什么不能給他們一個機會?

另一極端,是那些生怕互聯網形象會影響到未來事業的年輕人,早早開始經營自己的個人形象。早到……13 歲開始管理運營自己的領英主頁。

▲ 我在領英上隨手搜到的年輕創業者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 15 歲領英用戶告訴 Eichhorn,自己從 13 歲開始就建立了個人領英頁面,因為它在 Google 搜索顯示的優先級很高:「這樣一來,人們就會首先看到我專業的一面?!?/p>

當被問及 13 歲的她為啥要展示「專業一面」時,她說自己當時在競爭想考自己想要的高中,于是建立了這個頁面。自那時開始,她就持續將自己在校園參加的社團活動和獲得的成就更新到頁面上。

Eichhorn 在做調研期間發現,這并不是個例,越來越多十多歲的年輕人都開始忙著穿上正裝拍職業照,經營自己「專業一面」。這樣過分謹慎的文化,Eichhorn 認為會讓這一代人過分保守,不敢去創新或冒險。

也有一個問題是,大學或獵頭真的會在做調查的時候搜查并參考久遠至初中的網絡形象嗎?他們應該這樣做嗎?

去年有個存在不少爭議的話題:Kyle Kashuv 是曾轟動全美的帕克蘭槍擊案中的幸存者。他原本已經拿到了哈佛通知書,但后來被同學爆出他在 16 歲時曾在私人 Facebook 聊天群組里講了非常種族歧視的話,后來哈佛決定收回他的錄取資格。

▲ Kyle Kashuv,圖自 VOX

作為反駁,他在 Twitter 表態說:「縱觀歷史,哈佛的員工里有奴隸主、種族隔離主義者,偏執者和反猶太主義者。如果哈佛認為成長是不存在的,我們的過去定義了我們的未來,那哈佛本質上來說也是一個種族主義機構?!顾麖娬{,現在的自己,尤其是經過了校園槍擊案后,已經成長了很多。

接受電視采訪時,Kashuv 拋出以上觀點,立即被主持人駁斥:「你這是將在 17 世紀做奴隸主的人和在兩年前發表種族歧視言論的你作對比?」

他這個類比顯然不恰當,但也為我們帶來一定警示??既〈髮W,比的就是在中學期間的學業和個人能力和素質,那哈佛覺得他在中學的表現不夠好,這算是合理。但假如是二十年后某間公司在聘請他任職高管時,發現了這個信息,那企業是否還應該以此評判他?

如果答案是「是」的話,這是否意味著十多歲犯下的錯誤就得永遠跟著你,同時也將定義你的身份?

在現在這個歷史長久糾纏著當下的時代里,年輕人也許會越來越早地固化他們對自我的定位、觀點、政治立場。

如果年輕人也開始認為,我十多歲做過的事情不會被人原諒,他是否就會因此放棄去改變?

這里的危險是,在十多歲時有極端觀點的年輕人也許會覺得,改變也沒用,因為人們對他們曾經行為的負面看法怎樣都甩不掉。

也就是說,在未來,書呆子永遠都是書呆子,看起來笨笨的運動員永遠都還是笨,偏執的人也永遠都偏執。

回看自己中學時在 QQ 空間/博客里寫下的文章,你覺得那人是現在的你嗎?

題圖來自 Imgur

登錄,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

評論在審核通過后將對所有人可見

正在加載中
2002年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