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anRank 十周年特別篇:影響 2010s 年代那些「巨大的小杠桿」

ifanRank

01-21 16:00

2010 年代過去了,我們懷念它。它把我們送進一個從前難以想象的世界,也把「代際差異」的分辨率從 30 年縮短到 10 年。

 

這也許是最后一個我們還能理解的世代。

 

2010 年代見證了社交網絡、電商這樣調動千億財富的突破,也讓我們感受到智能手機對生活徹底的重塑。撬動 2010 年代整個商業社會、改變人類生活方式的,不僅僅在于那些光怪陸離的消費電子產品,還有那些「巨大的小杠桿們」,那些藏在產品方寸之間,那些漂浮在空氣中看不見摸不著,那些司空見慣又細枝末節的東西。

Push:人類重新認知世界

「臺風利奇馬已致全省人死亡?!?/span>

8 月 12 日,騰訊視頻 App? 在推送山東省應急廳關于臺風「利奇馬」的消息時,由于編輯失誤,在災區人民的傷口上, 再撒上了一把鹽。

Push(推送),讓消息突破空間和時間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呈現在每一個看客眼前。

搜索引擎的出現,大大提高了我們獲取信息的效率,而推送,讓信息的獲取從主動變成了被動。

早在 2003 年,Blackberry 就為用戶推出了 Push Email 功能,這也是首次讓電子郵件成為即時通信的方法。但到了 2010s,推送才正式進入了高速發展時代。

在 2010 年到 2013 年三年里,推送發生了兩次「形式」上的變化:從單一內容,到可以按用戶類別定制不同內容;從純文字,到帶圖片。

到了 2016 年,有了機器算法的加入,推送在能夠完成前輩所能完成的基礎上,擁有了預期的能力。它做到了更好地分析用戶,更準確地猜測用戶想看到什么。在這個階段之后,推送成為了我們現在熟悉的推送,推送的點擊率也在此階段后完成了爆發。

誠如張小龍所說:「從前一個人世界的大小由腳步丈量,而現在則是由他所獲得的信息的寬廣度來決定的?!?/span>

推送的出現能讓用戶更高效地獲取信息,也就意味著能在有限的時間內,發現這個世界更多的不同。丈量世界的成本更低了。

但這未必是好事,正如覓食和喂養的區別。

基于算法推薦的推送內容,為了增強用戶粘性,往往只會投其所好,讓用戶沉浸在甜蜜區里,接觸到的內容越來越窄,因而進一步地讓用戶禁錮在「信息繭房」且不自知。

推送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大的編輯選擇,算法在主導議題設置的同時,也在逐漸消磨著人類的求知欲和好奇心?;ヂ摼W從曾經人人皆為創造者的烏托邦,蛻變成一個人人都是消費者的娛樂直播間。

在網絡時代,其實沒有信息過載,只有過濾失敗。

LTE:互聯網服務的美麗新世界

在 20 世紀之初,一系列「網絡生存大賽」在中國引發熱議,一個參與挑戰的北京 18 歲小伙郭世鵬,在硬撐了 26 小時后,最終因為太餓而宣布退出比賽。

這在今天無法想象,一日三餐動動手指就有外賣小哥送上門,不用上街網約車就在樓下等你,全國各地的商品隔天就能到你手里,我們甚至開始覺得帶錢包出門一件麻煩的事。

其實早在 2G 和 3G 時代,移動互聯網服務的雛形就已現??梢?KB 計的網速、功能機的性能,讓這些互聯網服務僅僅是可用,體驗卻一言難盡。

變革在 10 年前悄然來臨。

iPhone 將互聯網裝進了每個人的口袋,與此同時,名為 LTE(Long Term Evolution)的無線網絡標準開始逐漸取代 3G。LTE 正是第一批被國際電信聯盟承認的 4G 標準,也是唯一主流的 4G 標準。

更快的網絡和更智能的手機, 兩者產生的化學反應,開啟了移動互聯網的黃金十年。

如今月活 11 億的國民級應用微信、全球最大即時通訊應用 WhatsApp,都是誕生在這個時候,并在全球范圍內掀起社交革命,很快取代了短信,開啟了一個「人人在線」的時代。

后來微信和支付寶的支付大戰,直接推動了移動支付在中國的普及,并用一張小小的二維碼連接起幾乎所有消費場景,也為移動互聯網服務的爆發掃清了最后的障礙。

幾乎所有線下服務的入口都被搬到線上,給了每個人 24 小時觸手可及的便利,我們的生活逐漸和各種移動互聯網服務深度綁定,難以分割。

除了把線下服務搬到線上,4G 時代還重塑了線上內容服務領域,訂閱制成為主流的商業模式,書籍、音樂、游戲、影視都成為線上訂閱的數字產品。

移動支付的普及讓軟件訂閱變得更加便捷,比起買斷制,版本更新也變加靈活,訂閱制成為不可逆轉的趨勢。

訂閱制也改變了用戶與數字內容的關系,我們不再擁有數字產品的「所有權」,有的只是一段時間的使用權。

在 4G 和智能手機的撬動下,移動互聯網服務從商業的基礎層面重新塑造每個行業的產業鏈,也讓每個人的生活方式徹底得到改變。

SAML、OpenID、OAuth:身份認證下的互聯網服務變革

2006 年 5 月,俄羅斯社交網站 LiveJournal 之父 Brad Fitzpatrick 完成了 Yadis 協議的制定,開始用它實現博客登錄系統。

Yadis 是 Yet Another Distributed Identity System 另一個分布式身份認證系統的縮寫,命名的草率程度和 Linux(Linux Is Not UniX)可以一拼。 Yadis 發布后不久,就獲得了以 Facebook 為首的大廠支持。眼看要成為世界主流,Yadis 順勢更名為后來大家(也不一定)熟知的 OpenID。

OpenID 的出現解決了公域網沒有 SAML 的問題。SAML由 SSTC 在 4 年前推出的企業內網單點登錄框架(SSO),員工一次登錄即可使用各種內部系統,無需反復輸入用戶名密碼。

但互聯網需要一個開放的、支持全世界用戶的認證系統——

OpenID!

半年后,工程師 Blaine Cook 在開發 Twitter OpenID 實現時,遇到了一個新需求:用戶可以用 twitter 登錄網站玩游戲,但不能在解鎖關卡后自動發 Twitter 慶祝。簡而言之,缺了一個授權機制。于是他聯合來自 Google 的 DeWitt Clinton 發布了 OAuth 草案。

在接下來的幾年里,OAuth 逐漸完成了對 OpenID 的取代。隨著 2012 年 10 月 OAuth 2.0 發布(RFC 6749),它成為了事實上的標準。

后面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基于 OAuth 2.0 的微博登錄、微信登錄等按鈕伴隨著大家度過了整個 21 世紀 10 年代。

XX 登錄按鈕取代了密碼框,讓用戶在幾個點擊跳轉之后即可開始使用各種互聯網服務。XX們打的是什么算盤?要搞清楚這個問題,得從社交平臺的本質說起。

社交平臺就是一個理想化的不需要解決生產資料問題的虛擬社區。

大家可以設想有這么一個富有的村,村民們需要為花錢苦惱,每天在村里轉悠只為享受人生。左鄰右舍互相認識交流,在村廣場從清晨拂曉嘮嗑嘮到日暮黃昏。但這樣就幸福了嗎?顯然沒有。為了讓村民們幸福,還需要做哪些事情?招商引資。廣場旁的商場建設起來,村民們愉快地買買買;村東頭的游樂場和學校相依而立,小孩子們神出鬼沒;動、植物園在村西拔地而起,戀愛的情侶們找到了灌木叢……

QQ 空間的停車位、人人網的偷菜還停留在不少人的回憶里,豆瓣的阿爾法城才剛剛落幕數年。新生的社交平臺總會做一些自建娛樂設施的嘗試,但用戶的需求豈有止境。于是,社交平臺的招商引資,從一枚登錄按鈕開始。

微信小程序的出現讓跳轉也省掉,點一下就搞定,甚至加了點料,讓群組關系也在點擊中綁定,多人在線互動的門檻被踏平。

小程序的重點并不是用完即走,而是來了就用。廣場上的大媽或許不知道抖音怎么玩,但她一定知道點進糖豆廣場舞小程序就能給舞伴們送個愛心。

這十年來,中國互聯網用戶從 3.84 億增長到 8.54 億;互聯網應用和網站數量從 300 萬個增長到近 1000 萬個?;ヂ摼W從一種成癮病毒,變成一種救命良藥。

社交平臺們可能也沒想到,正是他們的登錄按鈕,讓互聯網上的消費者和服務商在毫無感知的情況下,完成了一次了不起的規模擴張。

二維碼:移動支付席卷中國

2015 年伊始,微信推出紅包活動,那個春節,微信支付綁定了 2 億張銀行卡。

這場被馬云稱為「珍珠港偷襲」的無心之作,成為中國移動支付的轉機:原本連微信都不太用的人都跟著搖了紅包,而紅包拜年的社交方式則讓人們在「零錢」賬戶里有了余額,也就有了消費掉這些零錢的理由。

微信和支付寶,兩家巨頭分別用社交和網購的方式,讓人們把銀行卡跟手機綁在了一起,但真正聯通商家和用戶手機,是那個每個柜臺乃至每個路邊攤都會擺上的——二維碼。

作為上世紀 90 年代的產物,二維碼是只是二維條碼的一種,它更準確的名字是 QR 碼(Quick Respond Code,全稱為「快速響應矩陣碼」)。

二維碼最早是在汽車制造廠用來追蹤零件,由于二維碼容錯能力相當強,圖案有 7%-30% 面積破損時仍可被機器讀取,因此也被廣泛使用在運輸外箱上。

很長一段時間里,二維碼都未能脫離工業用途,直到智能手機和微信在中國興起,這個發明了 20 年的圖形才變成了人人皆可「掃」的對象。

在過去,不管是網點、自助銀行還是 POS 機,必須要有固定的物理網點或者設備才可以存取款、支付,而二維碼支付,只需要一張紙片。

一時間,支付寶和微信開始在大街小巷為商戶免費制作二維碼。而打車、外賣各種互聯網服務在近乎瘋狂的現金補貼下,成為移動支付普及的催化劑。

二維碼絕不是移動支付中體驗最佳的方式,一觸即付的 NFC 比它快捷,但就是這個貌不驚人的二維圖形,以最低的成本,成為了連接支付雙方的橋梁。如同《三體》里讓人聞風喪膽的武器「二向箔」那樣,對一眾移動支付技術實行了降維打擊。

信用卡在中國 20 多年都沒能走出少數的消費場所。而依托于二維碼上的移動支付,卻在短短兩年間席卷全中國每一個角落,成為幾乎與現金同樣普世的支付工具。

計算攝影:重塑影像和移動終端

2019 年 4 月 13 日,一場關于「真假月亮」的爭論成了微博上的熱門話題。

手機攝像頭捕捉到的風景,是否和此時此刻進入眼中的光線落在視網膜上生成的圖像一致,很多人第一次開始思考這個問題,并意識到「計算攝影」的存在。

打開手機前置攝像頭,當畫面中的人被自動磨皮、美白、瘦臉、大眼的時候,這些由 AI 計算帶來的功能如今已經成為智能手機標配,潛移默化改變著我們對傳統攝影的認知。

從點開相機 app 開始,計算就已經在一刻不停的運行,iPhone XR 發布時曾有一句宣傳語是「萬億次運算,成就每一個瞬間」來彰顯其 A12 仿生芯片性能的強大,在這個語境下,作為計算核心的 A12 處理器的重要性尤甚于 CMOS 傳感器。

計算攝影的迅猛發展離不開 Google Pixel 系列手機的標桿作用。在 2016 年到 2018 年這三年中,當市面上上的主流手機已經發展到三攝的時候,Pixel 連續三代使用單攝像頭來對抗這個潮流,而背后是 Google 神經網絡與算法模型作為支撐,最新的 Pixel 4 已經可以實時調節曝光和陰影預覽。

如今計算攝影已經成為智能手機的兵家必爭之地,iPhone 11 Pro 的 Deep Fusion,Pixel 4 的天文模式,X30 Pro 的 AI 增強月亮模式,更別說各家都具備的超級夜景和自動 HDR 等等。

器材優劣和光學設計在今天對攝影依然至關重要,但在同樣的硬件條件下,通過算法配合算力,計算攝影實現了對傳統攝影的彎道超車。

當自動 HDR 取代了后期堆棧,自動 AI 一次次減少打開修圖軟件的頻率,計算攝影已經讓拍照這件事的門檻變得前所未有的低。讓「隨手拍」變得真正可用,越來越多的人能享受拍照的樂趣。往小里說這是方便了拍攝者,提高了出片率,往大里說這就是在重塑影像和移動終端。

在傳統相機每年在光學部分的升級已經泛善可陳的時候,這些智能手機們憑借著移動端最先進的計算能力,撬動了攝影這個有將近二百年歷史的世界。

登錄,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

評論在審核通過后將對所有人可見

正在加載中
2002年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