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想的手機業務,絕對不會因為一個人的離開而有很大的改變。

—— 聯想 CEO 楊元慶

大聲

01-10 15:17

新年伊始,手機圈新機不多但是新聞不少,業內討論最多的莫過于聯想集團副總裁、手機業務負責人常程從聯想離開,然后加入小米。

常程的離開也引發了不少的流言,比如說不少消息稱「聯想將會放棄中國地區的手機業務」。在過去的一兩年時間里,聯想手機低調行事,不管是產品發布還是上市,都并不大張旗鼓,唯有常程在微博上各種借勢友商的各種新聞,蹭一波熱度,這種無本萬利的營銷方法也被稱為「碰瓷」,于是乎常程也有了「萬磁王」的外號。

對于常程的離職和關于中國區手機業務的走向,聯想所言甚少。而在 CES 2020 期間,聯想 CEO 楊元慶在拉斯維加斯接受了愛范兒等媒體的采訪,正式回應了這些傳聞。

首先,對于常程的離職,楊元慶表現得倒是輕描淡寫,他說:

對于企業來說,人才的進進出出都是很正常的事情。當然,我們希望這些進進出出都是符合規則的。不管是引進還是輸出,都要尊重市場競業規則,不要因此涉及到法律上的問題。

更關鍵的問題是中國區手機業務今后的存續問題,對此,楊元慶也給了非常明確的答案:

具體說到聯想的手機業務,絕對不會因為一個人的離開而有很大的改變。在過去的一段時間里,聯想手機的重點在于改善盈利,并沒有把高速增長作為主要訴求。應該說,我們成功地實現了這一點。在過去的四個季度,聯想手機業務都在持續盈利,而且每個季度的利潤率都得到了比較好的改善。

 

為了做到改善盈利,我們的確收縮了在一些不盈利市場上的布局,尤其是在一些新興市場上。但是,聯想從來沒有說過放棄新興市場;而且今天我也可以更加肯定地跟大家說,我們絕不會放棄新興市場。新興市場里面尤為重要的就是中國和印度這兩個大市場。

由此可以看到,此前聯想手機的低調行事,可以算是聯想的有意為之,簡言之就是「猥瑣發育,別浪」。這樣的效果是,起碼聯想手機盈利了,這在手機行業已經殊為不易,如今,除了處在前列的華米 OV 等大廠之外,Android 陣營的手機廠商要么半放棄,要么還在虧。

其實,包括 Moto 在內的聯想手機在國際市場上依然有一席之地,比如南美市場,而全球前二的中國和印度手機市場,也是幅員遼闊大有可為。雖然說再進一步,成為市場上的大玩家很難,但是創造現金流賺點兒錢還是有可能的,畢竟現今而言,智能手機依舊還是消費電子領域的中樞地位。

對于 2020 年的中國智能手機市場來說,5G 依舊是個繞不開的關鍵詞,楊元慶也透露,馬上聯想就會有數款 5G 手機上市,其中既有旗艦機,也有主流價位段的手機。

要說到外界對于聯想手機的期待,恐怕去年在聯想 Tech World 大會上發布的 Moto Razr 折疊屏手機因為兼具情懷和創新,要更具有聲量一些。不過對于中國市場而言,Moto Razr 折疊屏手機仍有一切缺憾,比如僅支持 e-SIM 卡意味著它要重新改內部構造才能在中國上市,而驍龍 710 的處理器也意味著它的性能僅是中端級別,無法滿足性能發燒友的需求。

相當看好折疊屏設備的楊元慶也說了這款手機的后續情況:

對于中國市場,由于我們的第一代產品采用的是 e-SIM 卡,國內運營商尚不能夠支持,這是 Razr 無法在國內盡快推出的一個原因。

 

此外,國內用戶對于配置的要求非常嚴格,新的產品已經在路上了,我們第一代的產品已經能夠很好地解決折疊屏幕的設計、性能等方面的問題,后面一定會有更好的產品推出,希望能夠更加適應中國消費者的需求。

 

有人問我們會不會放棄中國市場,我們有那么好的機會,不僅不會放棄,還會考慮如何去加強。

 

 

登錄,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

評論在審核通過后將對所有人可見

正在加載中

在命運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噴了過多農藥的白菜心中,都曾經有一個成為無公害有機蔬菜的夢想。

我們應該淡化 Deepfake 這個詞語,它在某種程度上將 Deepfake 的含義商品化了。

查看全文 —— 哈佛-麻省理工學院人工智能倫理與治理項目前主任 Tim Hwang

聯想的手機業務,絕對不會因為一個人的離開而有很大的改變。

查看全文 —— 聯想 CEO 楊元慶

音樂流媒體服務面臨的重大問題,是無法實現真正的差異化。

查看全文 —— Apple Music 聯合創始人 Jimmy Iovine

您必須進行數字注冊才能「存在」。

查看全文 —— 《紐約客》撰稿人 Jia Tolentino

殘疾人不上網的可能性是普通人的三倍。

查看全文 —— 皮尤研究中心
2002年大乐透走势图